日本工业遗产纪行|日本制造的代表:丰田技术、铁道工业

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日本制造业崛起的缩影提到日本制造业,丰田是一家绕不开的企业。“丰田生产方式”、“精益生产”,这是管理学上迄今未过时的概念。在名古屋,和丰田有关的工业遗产相当多,我们选择了最具代表性的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于8月9日进行了拜访。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丰田公司是制造纺织机械起家的。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是在1914年创立的丰田早期工厂的遗址上建立起来的,属于日本经济产业省认定的“近代化产业遗产”。从名古屋出发,一站路的电车便到小站荣生,出站后很容易看到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的指示路标。纪念馆的外墙是和富冈制丝厂类似的红砖,但建筑局部进行了改造,没有完整保留原貌。纪念馆所在地是以前的丰田自动织布工厂,进入纪念馆后,中庭的入口有工业遗产提示。纪念馆中庭曾是工厂的动力室,还留有安设蒸汽机排烟烟囱的地基残骸,中庭一侧建筑的墙边则保留有残砖断垣的遗迹,作为动力室原址的示意。从一般基于历史建筑来理解工业遗产的角度出发,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的工业遗产可于中庭集中观摩。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庭一侧有一个玻璃房,里面放置了1898年瑞士制造的蒸汽机,有直径4.7米的巨大飞轮,系纪念馆于2005年购入,与动力室遗址的主题相呼应,在特定时间段则会开动演示。丰田佐吉发明的环状织机进入纪念馆,跃入眼帘的就是空旷的前厅中展示的巨大的环状织机。这种织机很少见,是丰田创始人丰田佐吉发明的,可以说是整个纪念馆的标志了。在前厅的丰田佐吉半身像旁,挂着《丰田纲领》的日英双语牌子,纲领第一条中,“产业报国”四个汉字格外醒目。丰田的创业史脉络还是很清晰的,早在二战前便已进入日本的教科书。丰田佐吉起初对发明纺织机械兴趣浓厚,不过,当时日本的纺织厂对国产设备不那么信任,这促使丰田佐吉自己投资办纺织厂,厂内的机械设备由自己生产。取得决定性突破的是1925年G型自动织布机的发明,该机型大大提高了织布的效率,既增添了日本纺织工业的竞争力,又为丰田带来了丰厚的金钱回报。利用出售自动织布机专利积累的资金,丰田开始向制造汽车进军,负责其事的是丰田佐吉的儿子丰田喜一郎。从最粗陋的拆解模仿起步,丰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能够完全自主地造出纯国产汽车,而且发展出一套独特的生产方式,最终随着日本汽车工业在全球市场击败美国的底特律三巨头而成为一个神话。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在工厂遗址的基础上,通过各种形式的展示,向世人呈现了丰田的这一发展历程。纪念馆分为纺织机械馆和汽车馆两大部分,正是丰田发家的两大主业。在纺织机械馆里,除了展示丰田自己的历代产品外,还通过收藏的实物与模型,梳理了整个世界棉纺织业随着机械的变革而变革的工业革命史。馆内琳琅满目的纺纱机与织布机,有不少是可以开动演示的,而成套机械的放置,又展示了纺织厂纺纱织布的完整生产流程。不夸张地说,我们感到将学生带到这里来,可以很清楚地理解工业革命的早期历史。汽车馆总的来看分为了对历史与技术两方面的展示,一方面歌颂了丰田早期百折不挠的艰难造车史,另一方面也分解了汽车的结构与制造流程,进行技术性的科普。在汽车馆里,互动性的项目是非常多的。丰田产业技术纪念馆中庭的原工厂动力室遗迹作为撰写过相关论文的专业研究者,在纪念馆里,我们对很多细节性的藏品与展示很感兴趣,流连忘返直到闭馆,把一些预定行程取消了。令人感叹的是丰田的魄力。在展示汽车的生产工艺时,纪念馆安设了一台600吨压力机,用来演示锻压成型,而且设计了特别的通道让游客可以近距离观察用来放置这种巨大机床底座的地下室的构造。实际上,整个纪念馆处处体现着教育性。例如,馆内有专人用实物演示并讲解铸造、锻造与切削等基本的金属加工技术的原理。在用小机床演示切削时,讲解员先播放了一段原理讲解视频,视频用卡通角色解释机床的切削在原理上与削苹果皮是一致的,一下子就使枯燥的技术变得容易理解。而在实际演示时,讲解员也会让坐前排的小朋友上前操作,进行体验。在展示丰田生产方式这种枯燥的理论化问题时,纪念馆不仅播放卡通化的视频,还设计了一些机巧的小装置,来模拟精益生产,这种模拟虽然简单,但把相关原理给呈现出来了,也会令人感到创新并不神秘,它就植根于日常生产与生活的实践中。或许,所谓的“工匠精神”,以及对制造业的兴趣,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在日本传承的。值得一提的是,我们注意到纪念馆内的讲解员会在不同的点位间轮换讲解,这样应该是为了使讲解员不至于因为讲解内容的重复而疲劳厌倦,也算得上是丰田生产方式的一种运用吧。京都铁道博物馆:铁道文化从娃娃抓起轨道交通对于日本人生活的意义实在是太重要了。日本的轨道交通建设非常发达,不同形式的轨道交通工具可以无缝换乘,通勤相当便利,在人多地狭的国度,也节省了空间。甚至可以说,轨道交通特有的时间制度安排也影响了日本人的时间观念。世界各国都有一批痴迷于铁道和火车的人,可以被称为“火车迷”或“铁道宅”等等,毫无疑问,日本的此类人群基数很大。由于日本很多线路在高铁、城铁、地铁之间没有泾渭分明的区隔,而是共用车站与铁道,因此,和中国不太一样的是,日本的铁道旅行更为发达,也产生了独特的文化景观。考虑到铁道在日本近现代文化中的特殊意象,我们在8月10日的考察行程中安排了京都铁道博物馆,作为日本铁道工业遗产的代表。铁道的跨区域性使铁道工业遗产和相关的博物馆散布于各地,这一点中日两国是一致的。京都铁道博物馆是日本规模最大的铁道博物馆。尽管博物馆2016年才开业,但它拥有历史悠久的工业遗产。博物馆的历史建筑遗产主要为日本现存最古老的木质车站旧二条站,以及作为日本国重要文化遗产的梅小路扇形车库。梅小路扇形车库竣工于1914年,毗邻建于1904年的旧二条站站舍,其特色为以转车台为中心的20条留置线面向车库呈扇形分布,是规模颇大的蒸汽机车车库,目前仍用于蒸汽机车的检修。与中国不同的是,古早的蒸汽机车在日本仍然很有市场,尤其是用于旅游线路,包括若干费用不菲的高端旅游线。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日本铁道文化的氛围更浓厚,也使梅小路扇形车库实际上是仍具有原始功用的活性遗产。我们参观车库时正值中午,工人们在辛苦地检修停在车库里的蒸汽机车。据说因为放盂兰盆节假的关系,博物馆开放时间延长,晚上也能看到灯光下的火车头,那种景致对于铁道迷们很有吸引力吧。初代新干线电车0-21-1车日本现存最古老的量产型国产蒸汽机车230形233号车除了历史建筑外,铁道博物馆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火车藏品了,而这一点也是更吸引普通游客的。京都铁道博物馆收藏和展示了53辆轨道交通车辆,从古老的蒸汽机车,到各型新干线机车,不仅呈现了日本铁道机车车辆的变迁史,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世界轨道交通车辆技术的变革。进入博物馆后,非常抢眼的就是散步道上的初代新干线电车0-21-1车,这个番号具体是指0系21形1号车,制造于1964年,最高时速210公里。该车更正式的名称为“东海道新干线0系电动客车”,于2007年被日本机械学会认定为机械遗产。作为初代新干线机车,0-21-1车尽管已经具有客机头的感觉了,但还是充满历史感。当然,更具历史感的还是那些普通电力火车和蒸汽火车,尤其是一些老旧车厢,满满的日本时代剧感觉。散步道上停放着1938年制造的皇室、贵宾用卧铺客车,车体外还有专门用来挂日本皇室菊花纹章的挂钩,可谓是很有日本特色了。毫无疑问,新干线机车是最吸引眼球的,入馆后的游客大多会围着0-21-1车拍照留念。不过,在散步道上停放的一辆蒸汽机车也大有来头。该车为C62-26车,制造于1948年,是日本最大的客运蒸汽机车。我们比较在意的还有一辆橘红色的DD54-33柴油机车,虽然是日本1971年制造的,但引进了西德的动力技术。日本的铁道机车车辆工业是很早就实现国产化的产业,很多技术在世界上也长期领先,却还是开放吸收了国外先进技术,这是在看待“国产化”等观念时应该注意的。进入博物馆本馆后,大型室内展厅里也停放着不少机车车辆。最为耀眼的莫过于日本现存最古老的量产型国产蒸汽机车230形233号车,该车制造于1903年,具有仿造英式机车的外形,是京都铁道博物馆除梅小路扇形车库外的另一日本国重要文化遗产,也堪称镇馆之宝了。此外,诸如月光号、雷鸟号等20世纪60、70年代制造的特快电力机车,既拥有奇特的造型,也给一些上了年纪的日本游客以怀旧感。至于1996年制造的时速300公里的500-521-1型新干线机车,外观上就已经与今天的高速机车区别很小了,不过,其驾驶室的狭窄还是体现出某种初创性。博物馆除了实体车辆的展示外,也有很多模型,部分车辆是可以入内参观或体验的,还有一辆餐车干脆就用来当供游客就餐的小餐厅了。俯瞰梅小路扇形车库我们抵达京都铁道博物馆时,正好赶上讲解服务的组队。讲解员是一位老者,没有问他的身份,但看上去感觉像铁道系统的退休员工。这位老者介绍起各种机车车辆来,可谓如数家珍,也介绍了很多展示板上没有的小细节,诸如机车车辆番号的含义与命名规则等。在介绍0-21-1车时,他还特意指给我们看初代车如同飞机一样设计了逃生用安全门,但后来发现不合理也没用处,就取消了。这种小知识还是挺受用的。整个小队除了我们两个中国人,还有大概两三个日本家庭和一两个日本散客,人数大约10人左右,跟着老者转悠了两个多小时。自然,这两个多小时不可能看遍所有展示,但重点全部涉及到了。我们的一个感触是,日本人对铁道文化的热爱真是从娃娃抓起。游客中有很多带着孩子来参观的家长,而且馆内也不乏针对小朋友的体验设施和互动项目,包括让小朋友穿上制服学习信号指挥等。这又是日本真正研学体系的一部分了。当然,京都毕竟是热门旅游目的地,我们在京都铁道博物馆遇见了比在富冈和名古屋更多的中国游客,讲解的老者也告诉我们会有旅行社直接整团整团地把中国游客拉过来参观。不管能否突破语言障碍真正地学习到一些知识,中国游客纯粹感受一下日本的工业文化也是不错的,毕竟,以技术和现代性为重要内涵的工业文化在本质上是不分国界的普世文化,也是中国制造持续健康发展所需要的。京都铁道博物馆的本馆是3层楼的建筑,有一个天空露台,在上面可以远眺古寺素雅的京都。当新干线和其它火车从佛塔下疾驰而过时,传统的东方古建筑与现代的钢铁机械和谐地交融在一起,又与古都的山川形成了一幅更大的工业美学构图。但这里体现的工业美学不是蒸汽朋克的幻世感,也不是钢铁丛林的先锋感,而是可以绘入东方山水画的和合之美。很遗憾的是,由于我们有与其它机构负责人会谈的公事在身,当随队听完讲解后,就从京都铁道博物馆匆匆离开了,而如果细看每一件藏品,大概是又能逛到闭馆的。在京都铁道博物馆天空露台上眺望古都 责任编辑:于淑娟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